雲門舞集,九歌。

c840-1

「雲門舞集,對我來說還是遙不可及。」
看完前半場,中場燈光亮起時,我對老婆這樣說。

相隔十多年再看"九歌",還是看不出故事。就算開場前想努力地記下節目單內說明,演出時還是分不清"湘夫人"、"大司命"、"山鬼"等等,各自在表達什麼。想太多,腦袋都沈重起來。

「就只是跳舞而已,想把我想放的東西放進去。」
「就想把蠟燭放上去,讓舞台亮一點,所以放上這麼多的蠟燭。」
「把舞蹈編好,往前推剛好和九歌的內容套在一起,就變成九歌了,其實沒什麼必然的關係的。」
林懷民先生在節目結束後的Q&A上的說話,倒讓我釋懷。

終究是舞蹈,看國標舞、芭蕾舞還是黏巴達,也從沒想這麼多,順眼有感覺就好,沒必要因為是雲門,就多了壓力。

第一次見著林懷民本人,現場聽他說話,和印象差很多。節目單中的"九歌"介紹來自蔣勳,維持他的風格,雖然內容豐富,但文字層層疊疊太多轉折,本以為和他交情很好的林懷民也是這樣,卻出乎意料的直接簡單。

只是想把他覺得好看好聽的,放在舞蹈中,而已。

說到好看,布景上的荷花很漂亮;有大半場,我的眼光停留在這,想著是誰的作品。

在最後Q&A中,才知道是林玉山的膠彩畫,才知道"台展三少年"。

(還猜說是明末初那一派,朗世寧什麼的。)

「在座知道"台展三少年"的有幾位….呃,大家對西洋名畫家都知道,但是對台灣本土的畫家,卻不知道…這….不大對吧…」

對台灣本土畫家,我認得出來的真只有陳澄波、李澤藩、黃土水、席德進等幾位,其他的都是看了名字,恍然大悟,裝得好像認識。

林懷民先生的本土和平實,不僅僅是習於用台語,真得有違我的想像

作者: bhesaur

我喜歡吃,和減肥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